200小說網 > 其他类型 > 夫人腰軟明艷拿捏晏總讓他淪陷晏北州赫瀾 > 第20章 南嶼溫

第20章 南嶼溫

晚上。

吃過晚飯,赫瀾做完拉伸,晏北州也洗完澡進了主臥。

“明天陪我一起去參加南家的宴會?”

南家……

赫瀾點頭:“好啊。”

晏北州靠在床頭,手里還拿著平板,赫瀾擦完身體乳湊到床邊。

她瞪著大眼睛盯著男人看。

晏北州注意到了,“怎么了?”

“老公,你說一個獨立自信,有文化有修養,并且知書達理,情緒穩定的女性,是所有男性最理想的妻子?”

如今的晏北州還不認識南嶼溫,如果他們相識了,晏北州會喜歡上她嗎?

那一絲不安在赫瀾心里徘徊著。

前世的南嶼溫與晏北州怎么認識的她不知道,認識了多久她也不知道。

她只記得,在他們離婚,她迫切簽字時,晏北州提了一嘴自己遇到了一個適合共度余生的人。

然后她就心安理得地離了婚。

好像聽到他有了歸屬,自己才能少愧疚一點。

“應該是。”晏北州給了她回答。

赫瀾睫毛輕顫,只是笑了笑。

如果是她,應該也會喜歡那樣的女人。

“不過我不是。”晏北州道:“我不喜歡那樣的。”

“為什么?”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沒有為什么。”他說:“如果我喜歡那種,咱倆也不會結婚。”

那樣的女人,豪門家族里一抓一大把。

有頭有臉的家族,都會把自己的女兒教育成大家閨秀的樣子,就跟復刻模板似的,都一個樣子。

“循規蹈矩的千金名媛比比皆是。但能把人頭頂氣冒煙的萬里挑一。”

赫瀾唇角微抽,“……你是在說我嗎?”

她的表情把晏北州逗笑了,他伸出手扣著女人的腦后將人帶到懷里,輕輕拍打著背,“我是做了什么讓你感到不安的事情?”

“沒有啊。”

“那你怎么會這么問?”

晏北州很聰明,同樣也很敏銳。

“只是最近幾天總能聽見人說南家剛回國的小女兒,比較出類拔萃。人人都夸。”赫瀾貼著他的胸膛,突然一刻也不想分開。

“我沒夸不就行了?”

赫瀾一愣,“好像也是哈。”

“不早了,趕緊休息。”

這一晚的赫瀾過于粘人,惹得晏北州放棄了理智,兩人翻云覆雨直至后半夜。

晏北州莫名地感覺到了她的不安,雖然不知道她的不安來自哪里。

所以哪怕上午十點半她還沒醒,晏北州也沒離開臥室。

答應過她要讓她每天醒了都能看見自己的。

“幾點了?”

“馬上十一點。”

“十一點?!”赫瀾驚坐而起。

南家宴會十二點半開始。

赫瀾匆匆忙忙地開始洗漱打扮。

“不著急。”

“宴會時間快到了。”

“晚點就晚點。”晏北州不以為意。

他與南家本就交往不深,這次他們邀請,他去不去其實都無關緊要。

“吃飯。”

“再吃飯就真來不及了!”赫瀾換好了衣服,收拾妥當。

晏北州拉著她去了餐廳,“天大的事也得先吃完飯。這種宴會一般都吃不飽的。”

“去晚了會不會被人說什么?”赫瀾聽話吃飯。

男人淡淡道:“當我面肯定是不敢的。”

說這話時的晏北州身上散發的那種氣場,讓赫瀾的心尖一蹦。

這么好的男人,她從前怎么就沒好好欣賞呢?

吃過飯,他們才不緊不慢地出發。

車上。

謝寧開車,晏西彤坐在副駕駛。

晏北州掃了妹妹一眼,“你這兩天怎么一副捅破了天怕我知道的樣子?”

“有嗎?”晏西彤清了清嗓子,“大哥你太敏感了。”

晏北州語出驚人,“你不是懷孕了吧?”

“大哥你說什么呢!你們都沒生孩子,我懷什么孕!”

“我們生不生跟你懷沒懷毫無關系。”

“我沒有!”

“沒有就好。”男人慢條斯理道:“你最好不是懷孕,也最好不要懷一個我看不上的人的孩子。”

“誒大哥,如果是那樣,你會怎么做啊?”晏西彤仿佛只是隨口一問。

晏北州面不改色,“那基本就是到了考驗我們兄妹感情深不深的地步了。”

言外之意就是……

深,則孩子死。

不深,則你們三一起死。

晏西彤頭皮都麻了,只覺得一個頭兩個大。

都怪那個南昊廷,名聲那么臭!

南家。

他們果然來晚了,不過也沒有晚太久。

得知晏北州真的給面子到場時,南家大少親自出門迎接。

“晏總,晏太太,晏小姐。”

南大少名聲頗佳,晏北州倒是很給面子的聊了幾句。

在場的不過都是一些少爺小姐,唯獨晏北州是個當家人。以至于南家先生都出來招待這對夫婦了。

那是赫瀾第一次看見南嶼溫。

她曾想象過對方的樣子,但親眼看見,還是驚訝到了。

從前網上說誰長了一副國泰民安的臉,她只覺夸張。

但這個南嶼溫當真長得讓人看了就很舒服的一張臉,清潤的鵝蛋臉,眼神有神且愛笑,但那笑并不怎么溫和,反而很是凌厲。

給人一種很直觀的高雅聰慧,而最主要是那份氣質,絕不是用錢能堆砌出來的。

這才是真正的大家閨秀吧。

“這是我的長女南嶼溫。這位是晏總和晏夫人。”南先生介紹道。

“晏總,晏太太。久仰大名。”南嶼溫的聲音更是如泉水似的動聽清脆。

晏北州點點頭,“南小姐。”

兩方交談片刻后,南嶼溫先一步離開。

“大姐,那個晏太太以前不過是個跳舞的,你干嘛跟她說那么久的話?”南家二小姐南柏靈嘀咕幾句。

南嶼溫卻不以為然,“別在外面議論人。”

“何況,她也沒有你說的那么不堪。她在國外可是中國舞蹈界年輕舞者的標桿。”

“你知道她?”

“我看過她現場表演。”南嶼溫笑說。

南柏靈這時說:“其實一開始咱們家是有意要跟晏家結親的,這個晏北州原本是你的未婚夫。但不知道怎么的,他突然說要結婚,咱們家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聯姻?”南嶼溫神色微動。

“難道大姐你不覺得晏北州很優秀?”

南嶼溫笑了笑,“暫時不了解。即便優秀那也是別人的丈夫。”

“我可是聽說她最近跟晏家人很不愉快,她這個晏太太還能做多久,誰又知道呢。”南柏靈呵呵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