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小說網 > 其他类型 > 割鹿記 > 第十一章 飛蝗振翅起

第十一章 飛蝗振翅起

顧留白轉頭看了陳屠一眼,他也是不能理解。

“他叫胡鐵匠,我們一般叫他胡老三。”陳屠淡淡的笑了笑,他此時的笑容里才有了底氣,到了這種時候,他才第一次覺得面對顧留白占了上風,隨著那四名持弩者的倒下,他感到消失了一夜的自信正迅速回到自己的體內。

顧留白微微一笑。

他自然能夠理解陳屠為何有這樣的情緒,這就像大唐的狀元郎到了一個偏僻小村里發現自己寫詩作賦還不如田間偶遇的一個少年。

陰山一窩蜂這些人,絕對是吃這行飯的人里面的狀元。

這些人的手段,倒也的確沒有讓他失望。

那四名持弩者倒下之后,便再無聲息,鮮血不斷的從他們的背上流淌出來,散發著熱氣。

被陳屠稱為胡老三的老人緩緩垂下雙手,挺直身體,一時也沒有什么動作。

他身穿著一件寬袖的棉袍,身體怕冷般微微瑟縮,有雪塊從他身上不斷的灑落。

冥柏坡重歸靜寂,似乎就連那些騾馬都感到了異樣的氣息,齊齊禁聲。

一個身穿著青色袍服的中年男子從不遠處的營帳中走了出來,腰間掛著一柄青色劍鞘的長劍,此人面容說不出的剛毅,臉上的線條就像是用刀鋒雕刻出的一樣。

強者之間自有感應,只是遠遠的看了一眼,舒爾翰心中便生出很不舒服的感覺。

身穿青色袍服的中年男子并未抬眼看向高處的顧留白和舒爾翰等人,只是面色極為冷漠的看著被陳屠稱為胡老三的老人,寒聲問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

“我們…”這胡老三顯得有些木訥,說了兩個字之后又停頓了一會,才道:“你們不知道我們是什么人?”

陳屠倒像是興奮了起來,居高臨下沖著身穿青袍的中年男子喊了起來,“喂,兄臺是否姓何?”

中年男子驟然抬首,“我乃何鳳林,你知道我的名號,你是唐人,看來是故意為敵了?”

陳屠躬身行了一禮,認真道:“身不由己,各自爭命,大水難免沖了龍王廟。”

那自稱何鳳林的青袍男子冷笑了一聲,眼中的兇光卻是消失了不少。

只是再看向那兩名身穿黑甲的人時,他心中卻是糾結起來。

之前想著先行擊殺火飛龍,先徹底斷了這兩人的后路,但眼下在冥柏坡外的伏兵都已被人解決,對方似乎也不必設法突圍逃竄,高處的箭手又反過來被射殺了,春風樓地勢又高,對他們極為不利。

他這一猶豫,舒爾翰都看出了門道,這名突厥武士冷笑了一聲,道:“軍師,這群人是專門沖我們兩個來的。”

“你們可得好好活著,要是死了,你們的人可饒不了我們。”陳屠呵呵一笑。

柳暮雨只是微垂著頭輕聲問道:“這何鳳林什么來路?”

“沙洲的一個校尉。”陳屠道:“蘭陵東海劍派的弟子,昨夜有人認出了他的佩劍和身法。”

“從沙洲調過來的人?”顧留白若有所思。

“唐人辦事,刀劍無眼,但請不相干的人往南崖斜坡避一避。”何鳳林頃刻間也打定了主意,厲聲大喝。

整個冥柏坡頓時動了。

一片死寂的營區里頓時竄出一道道人影,一腳深一腳淺的拼命往南邊趕。

這是清場了。

那四具神臂弩和那四名弩手的架勢,這條道上只有傻子才看不出這是大唐邊軍的精銳!

這何鳳林不怒自威的架勢,那一身連騾馬都嚇得住的煞氣,不知是在戰場上砍了多少人頭和戰馬才養成的,這種人絕對不在乎手底下多幾條人命。

營區里面有一些人的動作很慢,這些人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冬日里靠在墻腳曬太陽的懶漢起身一樣緩慢,但這種慢在這種時候卻反而讓舒爾翰這種人都感到了壓力。

在戰場上,如果目標一時跑不掉,那人數占據絕對優勢的一方根本不需要快,緩慢的包圍擠壓是最好的選擇。

尤其在這種高處被對方的厲害箭師占據的時候,那么依靠掩體和盾牌緩慢推進,對于久經沙場的戰士而言,便更不容易被直接射殺。

但舒爾翰這種人更為在意的是這些人的氣質和默契。

行軍打仗,如果一名將領手下的士兵根本不需要這名將領的什么言語,便能很好的領會他的意圖,并堅決的貫徹,那這一定是身經百戰的精銳之師。

尤其對方在已經死了不少人的情況之下,還能擁有這樣淡定的氣質,那這支隊伍一定很可怕。

這個時候已經有三個人朝著胡老三走了過去。

這三個人都是從何鳳林身側不遠處的營帳里走出,三個人身穿的是最尋常不過的羊皮長襖子,但滿臉胡須、高目深鼻、頭包白巾,一看就不是唐人。

這三個人居中者手持一面方盾,兩側的人都是手持一柄雪亮的彎刀,三個人朝著胡老三緩慢前行,看態勢是只要胡老三稍有動作,兩側的人就會同時躲到中間那人的身后。

不過那胡老三也只是緩步往后退去,一直退到西邊道口那胡服勁裝的中年劍客附近,這才停下了腳步。

而這三人也隨即停了下來,和胡老三以及這中年劍客隔了數十步的距離,也只是保持警戒,并不上前廝殺。

一道白影出現在山道上。

陰十娘。

在這種地方,女子本來就引人注意,尤其此時人潮朝著南邊涌去,她這單獨走下山道,朝著何鳳林所在的營區走去的身影,自然更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昨夜這支商隊一共來了七十多人,此時那營區周圍慢悠悠走出來的至少有四十多個。

一個人獨擋四十多名唐軍精銳?舒爾翰覺得自己沒這個本事。

事實證明他還是低估了唐人的驕傲。

陰十娘走到了營區外的主道上,看著何鳳林,異常簡單的說道:“你若是能用劍勝我,我們便不插手你們的事情。”

何鳳林微瞇起眼睛,還未等他開口,一側已經有人傲然應聲道:“你也用劍?”

出聲者迅速闖入了所有人的視線。

這是一名身姿挺拔的年輕男子,身穿淺青色圓領袍服,黑色長靴,左手握著一柄竹鞘長劍。

這柄長劍的竹制劍鞘油潤至極,呈現深紫色,上面有天然的黃色斑點,如同金色的星星。

只是看了一眼這人的劍鞘,陰十娘便淡淡說道:“你姓邱?”

這名年輕男子微微皺眉,道:“我叫邱白羽。”

陰十娘道:“邱靈蘊是你什么人?”

邱白羽微微一怔,也不遮掩,道:“是我三叔。”

陰十娘道:“那他的浮云四劍應該不會傳給你,你不必對我出劍了。”

所有人都聽出了她的意思。

邱白羽的眉梢像兩柄小劍緩緩挑起,他抬起頭,面上閃爍著寒光,“我十七歲出關,第一次殺人時手抖過,但從來沒有怕過,我也未曾聽說一定要靠某些劍招才能殺人。”

陰十娘似是有些贊同,她緩緩點了點頭,問道:“你到關外幾年了?”

邱白羽覺得此時多言皆是廢話,但直覺對方可能和自己師門有些淵源,這才耐著性子應聲道:“已是第六年。”

陰十娘又點了點頭,道:“再過七年,你劍術應有所成就,你現在就想要對我出劍,自己可想清楚了?”

大唐的年輕劍師自然都很驕傲,先前邱白羽只覺得對方看輕自己,心中只是憤怒,但聽到對方竟然如此口氣,他心中的怒意卻反而盡數消失。

他深吸了一口氣,朝著陰十娘躬身行了一禮,道:“請賜教。”

接著他開始動步,一臉肅穆。

“可惡的唐人的驕傲啊。”舒爾翰忍不住搖了搖頭,在心中嘆了口氣。

唐人在關外打仗,從來都是詭計多端,不存在這種單人叫陣公平比刀比劍的打法,但唐人自己交手,卻偏偏就會這樣。

但這種看似愚蠢的驕傲和禮數,卻偏偏又讓人著迷,讓人嫉妒。

他不得不承認,這是大唐之所以成為大唐的一種獨特氣質。

邱白羽的身后出現了一排很深的腳印。

他走得很穩,腳下似乎很用力,但整個身體卻顯得越來越輕,整個人也似乎越來越放松,就像是要變成一片白云漂浮起來。

陰十娘一動不動,給任何人的感覺似乎是要等這個年輕的劍師走到身前來,然而在下一刻,宛如奔雷綻放,她整個人已經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掠了出去。

她和邱白羽之間至少隔了二十步的距離,但隨著破空聲響起,這二十步的距離似乎直接就已經消失。

一道在陽光下極為奪目的劍光出現在她的手中,從上至下,毫無花巧的朝著邱白羽迎頭斬下。

邱白羽的神色極為平靜,他手中的劍鞘就像是突然活了一樣往前飛出,擊向陰十娘的面目,與此同時,他手中的長劍并不阻擋這道如奔雷襲來的劍光,而是無比狠辣的直刺陰十娘的心脈。

你要斬掉我的頭顱可以,但我也得給你捅個致命的窟窿。

這并不是浮云劍派的劍法,而是他在關外第五年,在天山腳下看見一群蝗蟲振翅而起時,所領悟的劍招。

飛蝗振翅而起,那一瞬間的起勢靠的并非是雙翅,而是一對后足的彈動。

他這一劍,重點不在劍鞘,也不在手中的劍,而在于身法,在于和蝗蟲一樣依靠雙足發力,瞬間起勢,他的腰腹和腿部的肌肉驟緊驟放,整個身體就像是變成了一根機簧,猛烈地將手臂和劍彈了出去!

他體內的真氣猛烈行走,腳下甚至出現了一道道白色的云氣,云氣沖擊冰雪,如無數蝗蟲振翅作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