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小說網 > 科幻灵异 > 假千金手撕劇本沙雕擺爛躺麻了池淺池風瀟顧婳 > 第504章 現在,他該回家了(完結禮物)

第504章 現在,他該回家了(完結禮物)

  “快跑!!逐神之巔的混世小魔王又來了!!!”

  “又來?!她昨天才把下水淵里的貍力烤來吃了,不是吃飽了嗎!?”

  “飽個屁!她比饕餮還能吃!!”

  轟隆——

  伴隨著地面震動的巨響,兩座翠綠山峰之間的黑色深淵里傳出陣陣刺耳的動靜。

  異獸奔騰,蹄踏地面濺起塵土五丈高,堪稱慌不擇路。

  實在跑不贏的,直接原地刨個坑把自己埋進去,裝死。

  塵土散去后,獸淵盡頭慢慢悠悠晃過來一道嬌小的身影。

  她穿著淺金色水袖對襟流仙裙,烏黑長發隨意往后一扎,杏眸黑亮,臉頰嫩生生得仿若剝殼新荔,帶點嬰兒肥。

  她嘴巴叼著根糖葫蘆,手里拿著小皮鞭,坐在一頭長角小毛驢背上,看上去格外悠閑。

  平時總是吵吵鬧鬧的萬獸淵,在她出現的那一刻,變得鴉雀無聲。

  池淺嚼著糖葫蘆,左看右看,“那群豬嘞?剛才我還聽到聲兒了。”

  被她騎著的白澤:“……”還用問,被你嚇跑了。

  這種現象每天都要上演一回,白澤已經習慣了。

  “這群臭豬,天天亂跑,耽誤我干活。”池淺抱怨道,“不就是刷個毛,能要它們的命了?”

  想她穿到修仙界也有一段時間了,和這些豬也培養出了非常深厚的感情。

  她答應過師父,一定會在他云游這段時日,看好整個逐神之巔還有萬獸淵,把每只豬都養得油光水滑!

  池淺這么說著,從須彌芥子空間拿出一只天階紅豬,用法術清理干凈,當場烤起來。

  ……主要是白澤烤,她負責看火。

  白澤想吐血,它不過是打架輸給這個小魔王,給她當坐騎就算了,還得照顧她吃喝拉撒。

  它好歹也是榜上有名的神獸!

  怎能受如此踐踏!

  池淺:“好了沒?”

  白澤:“快了快了,用不用我給你切好裝盤?”

  池淺:“我直接拿著吃,這樣比較爽。”

  白澤:“那我給你串起來拿著。”

  “小驢你真好!不像那些不聽話的臭豬!”

  白澤挺起胸膛,忽然一頓,差點把火堆給掀了。

  誰是驢?!!

  封爻和狗頭黃豆便是在這時出現的。

  他們站在萬獸淵上方的云端,注視著草地上正在搞修仙界bbq的池淺。

  狗頭黃豆心都快化了:“大佬大佬,你家小閨女穿流仙裙的樣子好可愛啊!!”

  封爻垂眼看了一會兒,“拍照。”

  回頭在商城里買幾套。

  “好嘞!”狗頭黃豆咔咔一頓拍,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全拍了個遍。

  他們會出現在這里的原因很簡單。

  起因是封爻某天給小崽子講完睡前故事,她說起自己以前在修仙界的養豬事跡。

  封爻起了好奇心,在數次定點后,找到了處于這個時間線上的小崽子。

  狗頭黃豆:“大佬,你家小閨女的嘴真不能全信的。我以為她真的在修仙界苦哈哈養豬,結果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這座萬獸淵里,就沒一頭普通動物。”

  “它們不知道為啥很怕你家小閨女,全部躲起來……哦,原來是因為她太能吃,給它們吃怕了……”

  狗頭黃豆心想,真不愧是大佬的閨女。

  靠吃,也能在陌生的地方吃出一條血路!

  封爻微微皺眉,“吃這么多,她不上火?”

  “檢測完畢……大佬,可愛妹妹早就上火了,她覺得自己在以毒攻毒!”

  封爻:“……”

  池淺拿著一串烤豬肉,小嘴哧溜滑過去包嘴里,嚼嚼嚼,吃得香香噴噴。

  “小驢,味道有點淡了,再多放點鹽。”

  “我不叫小驢……夠了嗎?”

  “不錯不錯,假以時日,你必定能成為逐神之巔最優秀的廚子!”

  白澤抬頭挺胸,那當然,它可是神獸!

  香味飄滿了萬獸淵的每個死角。

  那些躲起來的異獸漸漸忍不住了。

  池淺咬著肉串,悠哉悠哉地來了句:“小綠鳥,還躲呢,早看到你了,腚撅那么高。”

  重明鳥:“……”

  “樹杈子中間那個老虎頭,你也一樣。”

  梼杌:“……”

  “那邊的獨角貓,再瞪我一會兒把你也給烤了。”

  猙:“……”

  好煩!

  她到底能不能記住它們的名字!

  小鬼真討厭!

  記住是記不住的,師父留給池淺的那本《萬獸淵實錄》,她到現在都還沒翻開過。

  畢竟是師父留的家庭作業,能在大人不在家的時候還乖乖寫作業的,就不是熊孩子了。

  這群異獸氣得夠嗆,又不敢和池淺叫板,遂瞪著她身邊的白澤。

  “你堂堂一神獸,給個小屁孩當牛做馬,真丟獸臉!”

  白澤冷笑:“每天被她追著滿山跑,你們就有臉了?有本事先打過她再說。”

  群獸:“……”

  它們那是打不過她嗎?

  那是怕她小胳膊小腿,被它們一腳踩死!

  它們也是愛幼的!

  這話放出去,大概會笑死修仙界一大片人。

  誰不知道逐神之巔的萬獸淵就跟個魔窟似的,修仙者御劍從上空飛過,都可能被暴怒的異獸攻擊而死。

  萬獸淵的戾氣能侵蝕神智,這些異獸在這里生活久了,自是脾性暴怒,每天都要忍受烈火烹油靈魂撕扯的痛。

  脾氣絕不會好。

  只是……

  某一天突然就變了。

  池淺吃飽喝足,擦干凈手,拿出師父給的碧玉蕭。

  師父讓她每天都要吹一遍,說是對她有好處。

  她也不知道有啥好處,反正吹個曲也不難,就當飯后助興了。

  就是便宜這群奇形怪狀的豬了。

  除了那些試圖傷人并且沒有開靈智的異獸,只要不太過分,池淺都不會對它們下手。

  ……這個過分,指的是像饕餮那樣餓極了張嘴咬她腦袋那種。

  云端之上,封爻提醒狗頭黃豆:“錄音。”

  狗頭黃豆:“……好的。”

  池淺吹出來的曲子,怎么說呢,開頭難聽,中間難聽,結尾更難聽,仿佛要人命。

  狗頭黃豆感覺自己都快裂開了。

  封爻黑眸微闔,佇立在云端靜靜地欣賞這曲天籟之音。

  和他有共同語言的,還有那些異獸。

  原本躲起來的異獸紛紛靠向那抹盤腿坐在草地上的嬌小身影,心里防備,可眼里分明帶著克制的親近。

  白澤趴在池淺腿邊,愜意地閉上眼睛。

  真好聽啊。

  好像聽一輩子都不會膩。

  池淺的音樂細胞,在修仙界得到了充分的展示。

  一曲還沒吹完,吃太飽的她趴在白澤背上,嘟囔一聲后睡著了。

  群獸未動,狂躁不安的靈魂得到安撫后,伏趴在草地上,曬著太陽也睡著了。

  微風輕拂,青草芳香,群獸無意識地包圍著最中間的小人,安靜地睡了個午覺。

  狗頭黃豆拍了好幾張照片,“大佬,你家小閨女真好啊。”

  好像不管走到哪兒,她都有改變一切的魔力。

  封爻唇角微勾,“嗯。”

  “大佬,時間到了。”

  “走吧。”封爻最后看了眼小崽子憨萌的睡顏,袖口繃帶探到下面,輕輕挨了下她的喉嚨。

  睡夢中,池淺感覺到上火的嗓子不疼了,咂咂小嘴,睡得更香。

  白澤耳朵動了動,睜開半只眼,腦袋被池淺揉了兩下,很快放松警惕又睡過去。

  狗頭黃豆調整著時空穿梭的數據,問:“大佬,咱們接下來去哪兒?”

  封爻垂下眼,“回去。”

  小崽子該起床吃晚飯了。

  一天天就知道睡覺。

  狗頭黃豆:“好的……咦?大佬,您在備忘錄里寫的寒假旅行是什么意思啊?您要帶小閨女出去玩?您提前跟她外公商量了嘛?”

  封爻下意識回:“還要商量?”

  狗頭黃豆沉默了一會兒,“難道,您打算直接把孩子偷走?”

  “……沒有,只是忘了。”

  封爻看一眼備忘錄最新一條,黑眸驟然溫和。

  小烏龜煙花,已經準備好。

  現在,他該回家了。

  ——番外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