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小說網 > 其他类型 > 極品世子爺蕭唐李妙 > 第14章 蕭家會求我回來的

第14章 蕭家會求我回來的

看著蕭唐離開的背影,蕭荊恨得直攥拳頭。

不過,他現在好歹拿下了蕭家茶業,以后銀子會源源不斷。他可沒有蕭唐那么傻,把所有的銀子都原封不動的交給庫房。

自己在其中只要稍微動動手腳,平時花銷不就有了嗎?

蕭宏表情也極為難看。

在把人們屏退,只留下蕭家族老的時候,蕭宏對著他們說道:“你們有沒有覺得蕭唐的變化很大?”

蕭承古點了點頭,“感覺他刻薄了很多,完全不是之前那個聽話的孩子。對咱們似乎帶有敵意。”

“他不知道是跟什么人學壞了,原本溫良恭儉讓,現在一點規矩都不懂。”

一個族老說道。

很顯然,大家都發現了這個情況。

但是他們只是覺得蕭唐學壞了,不會從自己身上找原因。也不會覺得是因為他們的不公平對待才導致這一切的發生。

在他們印象中,蕭唐就應該逆來順受。

“估計是覺得自己功勞大了,自己成了蕭家的功臣,所以才敢如何跋扈。”蕭承古說道。

蕭宏嘆了口氣,說道:“或許吧。希望這次歷練能夠讓他知道事情的艱辛。”

他不知道為何,內心突然間有點失落。

因為他注意到,從上次蕭唐認錯之后,他再也沒有叫過自己一聲父親。

平時蕭唐乖乖聽話,他對他的優點注意不到,但是對他的一些小錯卻看得清清楚楚。

等到他開始跋扈的時候,他反而能想到蕭唐的好。

還能喚起他內心少得可憐的一丟丟父愛。

但是他的父愛也僅限于感嘆一下。

“給京城所有相熟之人打個招呼。”蕭宏馬上說道:“讓所有人都不得對蕭唐進行資助,必須得讓他吃苦。”

“這……咱們只是讓他歷練,不是要讓他死在外面。靖國公府的這些孩子們如果真讓他們自己去打拼的話,能不能活下來都兩說呢。”

有一個族老想了一下,說道:“不讓接濟的話,他估計得露宿街頭。”

“露宿街頭也好,知道生活的苦,也就能回來認錯了。”蕭承古冷漠地說道。

“我看著他也是個犟骨頭,擔心他餓死都不回來認錯。”

一個族老說道。

他們只是覺得蕭唐最近不太聽話,想要教訓他而已,可不想弄死他。畢竟,作為世子,他還是很合格。

“不認錯的話,那就餓死。難道還要我去求他不成?”

蕭宏冷漠地說道。

說完,自己便朝著外面走去。

……

蕭唐已經把細軟收拾完畢,所以也沒什么可收拾的。

“唐兒,你沒事吧?”

柳佩玲吃了一點東西之后,整個人精神狀態好了很多。

“沒事。”

蕭唐卻笑著安慰她道:“他們已經愿意公開調查結果,洗刷掉我身上的冤屈。”

“那就好。”

柳佩玲松了一口氣,對著他說道:“你以后辦事可不能這樣,太冒失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娘,大夫說什么了?您的身體狀況怎么樣?”

蕭唐問道。

“大夫說沒什么大問題,就是最近吃得少。吃點東西,喝幾副湯藥就好了。”柳佩玲說道。

蕭唐松了口氣。

他本來還擔心,這一世和上一世一樣,讓柳佩玲留下病根。現在看來,自己行動的還算是及時,沒有給身體帶來什么傷害。

“夫人、世子。”

這個時候,碧珠急匆匆地跑了進來。

因為她身上還有傷,跑起來跌跌撞撞。

“世子,他們怎么把您趕出國公府了?”碧珠說話的時候,眼睛里面都已經開始冒淚水,“當初國公府都窮成什么樣了,若不是您把蕭家茶業經營起來,哪有現在的輝煌?”

“他們這不是過河拆橋嗎?太過分了。還讓蕭荊接管蕭家茶業,氣死人了。”

聽著碧珠的話,柳佩玲看向了蕭唐,“怎么回事兒?不是已經洗刷了冤屈嗎?”

“沒事。”

蕭唐卻笑了一下,安慰道:“離開蕭家是我自己提出來的。”

“你不就是因為想要證明自己的清白才要離開蕭家啊?現在既然已經洗刷清了冤屈,為什么還要讓你離開?”

柳佩玲焦急地問道。

“他們覺得我最近不聽話了。”蕭唐卻笑著說道:“娘,你就放心好了。他們今天怎么把我趕出去的,到時候就得怎么把我請回來。”

“盡說胡說。”

柳佩玲明顯不相信,對著他說道:“國公府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向你認錯的,要不現在娘帶你去認個錯,你要是離開國公府,可怎么生活呢?吃住都沒有地方,想想都覺得難。”

說著,她就要下地朝著外面去。

“不用。”

蕭唐把她按在床上,說道:“真不用。現在國公府里面烏煙瘴氣,勾心斗角。還不如在外面逍遙快活呢,他們只是把我趕出去,沒把我從族譜上踢走,您別瞎擔心。我還是靖國公府的世子。”

“而且,我早就有別的打算了。離開國公府,照樣能過的非常不錯。”

蕭唐對著她說道:“倒是您,可得好好養病。您才是最讓我擔心的。”

“娘身體好著呢。”

柳佩玲卻對著蕭唐說道:“你不用操心。”

“碧珠,去我房間,把箱子里面的那個包裹拿過來。”柳佩玲對著蕭唐說道:“一個人在外面,可就沒人照顧你了,你可得注意身體。”

“娘,您放心好了。”

蕭唐說道:“我只是不在國公府住了而已,還在京城待著呢。您想要見我,隨時能出來見到我的。”

兩人聊了一會兒后,碧珠把包裹拿了過來。

柳佩玲從包裹里面翻找了半天,找出五十兩銀子,塞給蕭唐說道:“在外的時候不要舍不得,該吃吃,該喝喝,沒錢了就找娘。”

蕭唐趕緊推辭,“娘,您留著這些銀子自己花吧。以我的能力,搞點銀子還是容易的很。”

他馬上就會有上萬兩銀子的入賬,哪會在意這么一點小錢?

而且,自己老娘的例錢也少得可憐,這五十兩銀子都不知道是她攢了多久攢下的,自己怎么能拿?

但是柳佩玲十分堅決,他若是不拿,都出不來這個門。

“好了,娘,這銀子我先拿著,等我賺了錢,一百倍還給您。”

蕭唐背起自己包裹,對著柳佩玲說道:“您好好養病,我這就走了。”

“現在就走?好歹吃了晚飯,明天再走吧。”柳佩玲依依不舍地說道,眼眶里面已經噙滿了淚水。

“不了。”

蕭唐嘆了口氣,說道:“既然要走,我就不能讓他們看不起。娘,您也別傷心,用不了幾日,他們就得把我請回來。我想不想回來,還得看心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