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小說網 > 其他类型 > 退婚當天我三媒六聘改嫁皇叔花長樂衛承宣 > 第18章 她來算賬了

第18章 她來算賬了

林心妍進屋看到衛書燁便一下撲進了他的懷里,眼淚瞬間盈滿了眼眶,卻咬著牙不肯落下來。

“心妍,怎么了?”

“求你別動。”林心妍緊緊摟著衛書燁的腰,“我沒事,你就讓我這么抱一抱。抱一會兒就好了。”

衛書燁捏著林心妍的雙臂微微推開她一點,看她咬著唇堅強的忍著,無論如何也不肯讓眼淚落下來,心臟便抽搐了兩下,心疼的捧住她的臉,“怎么了?可是誰給你委屈受了?”

“沒有。”林心妍吸吸鼻子,露出一個帶淚的破碎笑容,“我就是太想你了。”

“阿燁,除了你,我在這個世上便沒有其他的親人了。”

林心妍是聰明的,她從來不會在衛書燁面前說長樂一句壞話。

因為她清楚,長樂跟衛書燁是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的感情,就如長樂所言,他們之間的感情不可能真的一下就沒了。

而且她曾經親眼目睹過衛書燁是如何寵著長樂的,真的是要星星不給月亮。

她曾經無比的羨慕過,也想過如果她能被衛書燁這么對待,那該有多好。

如今她終于把衛書燁從長樂的身邊搶了過來,自然不可能再傻到自己把衛書燁推回給長樂。

衛書燁十分享受林心妍對他的這種依賴,似乎她的整個世界里都只有他。

偏偏她又那般堅強,即便是在路邊泥地里生長起來的花,她也從不輕看自己,驕傲的仰著頭迎風綻放著。

而這朵花在他的懷里,永遠都是那么的嬌艷,永遠只把脆弱的一面展示給他。

衛書燁看著帶淚的林心妍,愛憐的撫摸著她嬌嫩的面頰,終于低頭吻了上去。

極盡一切溫柔的安撫著她。

隨從識趣的關上門,退守到屋檐之下。

衛書燁將林心妍抱起,溫柔的放到身后的桌上,手指一勾便松開了她的腰帶。

峰巒浮動,嬌喘如歌吟。

林心妍鬢邊汗濕,嬌喘吁吁的靠在衛書燁的肩頭平復氣息,一雙美眸春光瀲滟,勾的衛書燁喉結滑動,再次吻上了她嬌紅欲滴的唇。

風雨雷動,風收雨歇。

林心妍洗漱一遍,重新穿戴好衣服,絕口沒提長樂今日去清雨樓鬧事的事情,戀戀不舍的跟衛書燁分開,重新回清雨樓。

“常春,你去清雨樓走一遍,看看清雨樓今日出了何事,是何人讓心妍受了委屈。”

“本殿下倒要看看,本殿下的人,誰人敢欺負。”

衛書燁尊重林心妍的堅強,但他的人他自然要護著。

事情不難打聽,常春很快就回來了。

聽了常春的稟報,衛書燁瞬間冷了臉,“又是長樂!她到底要鬧到什么時候!”

常春低著頭不敢應聲。

衛書燁緩緩吐出一口氣,收斂了冷厲的怒氣,“長樂還做了什么?”

“花二姑娘還與林姑娘單獨聊了一會兒,約了林姑娘明日巳時六刻在醉風軒的井字號房見面。”

“長樂約心妍單獨見面?她又要欺負心妍!她現在真是變得越來越不可理喻了!”衛書燁咬牙,心中更加厭惡長樂。

他其實也清楚,長樂是從不肯受氣的性格,心妍跟他之間的事情就是扎在長樂心里的刺,長樂想出氣再正常不過。

換做以前,長樂想出氣,他必定是護著她,跟她一起找人麻煩的。

但他現在不想這么慣著長樂了。

明日長樂若是敢欺辱心妍,他必定要好好教訓她一頓。

衛書燁很快就做了決定,他明日要去護著心妍。

長樂確定林心妍來找了衛書燁后便離開了。

她要的目的已經達到,戲子已經準備好,現在就只等看客了。

長樂面無表情的靠著馬車車壁吩咐車夫,“去長安侯府。”

那日她在長安侯府受的氣,今天也差不多該去討回來了。

長安侯府的下人一看到長樂回去,都跟看到了活閻王一樣,紛紛避讓。

長樂不管這些,直接去了書房。

長安侯和花長卿正在書房談事,長樂推開阻攔的管事,一腳踹開了書房的門。

長安侯剛準備發火,看到走進書房的長樂眉頭皺了皺,壓了點怒氣沉著眉目道:“你看看你現在,哪里有半點侯府貴女的儀態。”

“你有儀態,你儀態好,但也沒看你的官職往上升半截啊。”長樂大搖大擺的走進書房。

長安侯被一句話刺中痛點,心臟痛了痛,“三請四請你不是都不樂意回來嗎?現在回來干什么?”

“當然是回來跟你們算賬的。”

“你們那天一共打了我三巴掌,一個巴掌一千兩,給銀子吧。”

長樂在書房里走了一圈,看上了兩幅畫,直接取下來卷了夾在臂彎中。

“銀子銀子銀子,我是你爹,除了銀子你就沒其他能跟我說的了?”

“不然呢?”長樂冷笑,“不跟你聊銀子,我跟你聊什么?聊父女情深,我們之間有嗎?你配嗎?”

“放肆!”長安侯氣的拍桌而起,指著長樂胡子都在抖,“你……你……”

長樂才不管長安侯是不是會被氣著,轉頭又看上了一副字畫,直接取下來。

“住手!那是清風道人的真跡!”

長樂當然不會住手,取下字畫卷了一并夾在臂彎里,懶懶的往椅子上一坐,指使花長卿,“快去給我拿銀子,三千兩,一個銅板都別想少,否則我們今天誰也別想好過。”

花長卿皺眉,“長樂,你一定要以這樣的態度跟我們說話嗎?”

“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你們是什么貨色,我就以什么態度。”

“別磨蹭,三千兩,趕緊的。”

長安侯氣的心臟疼,“去去去,拿給她拿給她。”

長安侯現在只想快點把這個逆女打發走,不然他早晚要被這個逆女給氣死了。

花長卿倒也不用特意去賬房支銀子,他在外走動,手邊一直都放著有數量不小的銀票。

花長卿取了三張一千兩面額的銀票遞給長樂。

長樂看著到手的銀票,滿意的點點頭,“對了,今日容貴妃派人給我傳了話,約了我明日巳時八刻在醉風軒的井字號房見面。”

“容貴妃這么突然的要見我,想來應該是為了我要退婚的事情。”

“也不知道容貴妃這是同意我退婚呢,還是想阻止我退婚呢?”

“什么?容貴妃要見你?”戚飛柔聽到下人通報長樂回來了,并且直奔書房,立刻就帶著花芷瑜趕了過來,正好聽到了長樂說的話。

戚飛柔當然不贊同長樂退了跟三皇子的婚約,當即道:“花長樂,我告訴你,不管貴妃娘娘明日說什么,你都給我老實聽著,絕對不能退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