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小說網 > 现代都市 > 休夫當天冷王在門前跪斷腿紀晚榕墨桀城 > 第495章 絕不可能!

第495章 絕不可能!

  紀云瑤聽見這話,心中其實還是有些擔憂。

  畢竟這傷疤是墨鈞楓臨死前剛剛刻的,距離那日也不過是才過了十幾天。

  她很怕這位使臣能看出異樣。

  但是使臣的要求,若是她拒絕了,便證明她心中有鬼。

  于是紀云瑤還是硬著頭皮,微微掀開了自己肩膀處的衣裳,轉過身,給那位使臣看了一眼。

  使臣低下了頭,仔細的瞧著她背上的圖騰,那圖騰就像是刻在了她的靈魂里,與她融為了一體一樣,完全看不出是什么時候造成的。

  使臣越看便越覺得開心,也越是確定:“肯定是了!肯定是了!”

  “你就是我琉球要找的那位皇太女,國主知道了這件事情,一定會很開心的!國主真的非常愛她的女兒!”

  一聽這話,紀云瑤緊繃的心臟才算是松了一口氣。

  她心中有些疑惑,又是不免得意。

  鈞楓哥哥啊,鈞楓哥哥。

  她以為墨鈞楓在死之前,就是單純想要虐待她,還跟她說了那樣恐怖又絕情的話,讓她感到十分的絕望。

  可紀云瑤沒有想到,墨鈞楓在臨死前,雕刻下的神秘圖騰,竟是成了她翻身的唯一籌碼!

  真是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雖不知道鈞楓哥哥到底是怎么知道琉球島的圖騰,可他在死之前還在為她鋪路,鈞楓哥哥還真是一個好人!

  兩人坐著琉球國專屬的馬車,便一路暢通無阻的去了北厲的皇宮。

  而在另一邊,紀晚榕今日便沒有去刑場觀刑,而是坐在謝宅的院子里,懶洋洋的曬著太陽。

  巨大的火球懸掛在蒼穹,將冬日的冷意趕去了不少。

  紀晚榕瞇著眼睛瞧著天邊的那輪暖陽,逐漸是要到了最正中的位置,又是隨意的將手邊的糕點往自己的嘴里塞。

  等太陽到了最正中的位置,便是午時了,也意味著紀云瑤馬上就要被砍頭了。

  可以說天理昭昭,也可以說天道好輪回。

  不是不報,是時候未到。

  今日就是紀云瑤行死刑的日子。

  斬首之刑,與飲毒酒,送白綾不同,這是直接讓人身首異處了,也是古代的時候,最惡毒的詛咒。

  不僅是在天下百姓的觀刑之下,痛苦的死去,死了之后沒有全尸,在古人看來死后也無法進入輪回。

  只能一遍又一遍,一點又一點的在陰曹地府贖罪。

  紀晚榕想著,心中暗自感嘆了一下。

  紀云瑤現在的下場,就是對無辜死去的原主的最好的交代了。

  原主終于是能夠安息了。

  紀晚榕想到這里,微微閉了閉眼睛,剛想用帕子擦干凈手,從躺椅上站起來。

  就在這時,卻聽見見青急匆匆的腳步從院子的門檻邁了進來,進來的時候也沒有敲門,看上去像是有什么急事。

  紀晚榕微微皺了皺眉:“怎么了,見青?今日的你怎么是咋咋呼呼的?”

  見青自從到了謝宅,學了管理鋪子之后,整個人就變得沉穩了很多,紀晚榕已經很久沒有看見她是這副模樣了。

  只見見青跑的是上氣不接下氣:“主子,不好了,事情有變,紀云瑤沒有死,而是被人劫了法場了!”

  紀晚榕一聽這話,一下子就呆住了。

  就連院子里的思琴,都十分不可思議的望著見青:“你說有人劫法場?到底是誰,敢截北厲的法場?”

  紀晚榕也問:“身份明晰了嗎?紀云瑤手中難道還有其他的線?”

  紀晚榕第一時間,就想到皇后口中說過的那位神秘的醫者。

  “身份很明確,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劫法場的人是琉球島的使臣呢!是被咱們北厲奉為座上賓的琉球使臣!”

  “琉球的使臣看見了紀云瑤,就不由分說的叫人截了法場,說紀云瑤是他們琉球那位失蹤已久的皇太女,說琉球會不惜一切代價,保下這位皇太女。”

  “如今他們已經在進宮的路上了,是要去見……太子殿下或者是陛下了!”

  紀晚榕一聽這話,一時也不知道自己該做什么表情。

  她皺著眉,又是緩緩坐回了剛剛那張躺椅上。

  “紀云瑤居然是琉球島國主的女兒?”

  她閉著眼眸思索了一番,表情也帶著幾分凝重:“這到底是從哪里看出來的呢?”

  “若是琉球島的國主,真的愿意傾全國之力,去挽救紀云瑤,那么為了邦交,紀云瑤肯定是死不了。畢竟琉球島掌握著整個九洲的火藥,在九洲中的地位很高,幾乎是一呼百應的狀態,地理位置也十分的重要。”

  “琉球島的勢力,并不是此刻剛剛上任、根基還未穩的墨桀城,能得罪的起的。”

  紀晚榕說到這里,想起從前被紀云瑤害死的原主,想起紀云瑤從前做過的劣跡斑斑的惡行,幾乎是罄竹難書。

  她又是微微的嘆了一口氣:“但是紀云瑤作惡多端,若是不死,真的很難讓她安息,更是難平全天下百姓的怒火,就連墨桀城,都會很難做……”

  其實紀晚榕心中還是有著幾分羨慕。

  紀云瑤還真是幸運啊,從前就有林問蕊的照顧,有紀承德的寵愛,倒是沒有想到林問蕊死了之后,還有一個琉球國的國主,能夠傾全國之力,不顧一切的也要救下她……

  一想到這里,紀晚榕緩緩睜開眸子,抬頭望天,眼眶也微微的洇濕了。

  “我也有些想我的父母了,從前就很小的時候見過,如今也早已經忘記了模樣;而現在,更是一面都沒有見過,只能靠兄長的口述……”

  她說的從前,就是前一世,父母因為空難,在飛機失事中雙雙身亡,那時候的她還很小。

  可以說她的成長,是都沒有父母參與的。

  而這一世,原主的母親也很早的就死去了,那位鬼手神醫很可能是她的母親,但是紀晚榕在這里生活了那么久,卻從沒有發現過她的蹤跡。

  而紀承德……算了,他就不用說了,紀晚榕根本懶得提。

  若不是自己前世的父親,也是姓紀,她一早就跟著兄長改名了,免得紀承德自作多情,以為她愿意和他一個姓。

  就連在基地的時候,頻頻出現的化學公式,讓她懷疑有現代人和她一樣穿越,卻也沒有發現那“鬼手神醫”,也就是她母親的蹤跡。

  其實她和墨桀城是一樣的人,六親緣淺,從小就沒有受到過父母的愛。

  當然,那她還是比墨桀城會好一點的。

  畢竟她還是知道怎么愛人的。

  “他們到底在哪里啊?”

  紀晚榕抬頭望向天空,嘴里小聲嘟囔。

  就在紀晚榕喊出這話之后,站在她身邊的思琴,卻是眼神閃爍了一下,直直的朝著紀晚榕跪了下去。

  “主子!紀云瑤絕對不可能是琉球島國主的女兒!”

  思琴說這話的時候,明顯是經過猶豫的,但是她這話說的是斬釘截鐵。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